编辑推荐

华府观察 | 别看到美国航母访问,就说越南“投靠山姆大叔”

2018/03/06 15:12 BY 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评论员 萧萧

随着美国越来越深地介入南海争端,如何“合众小以击大”,拉拢部分东盟国家牵制中国南海维权,成为华盛顿高层的普遍思想。在这一过程中,曾与美国血战十年的越南突然成了美国谋求亲善的“香饽饽”。2018年3月,美国航母“卡尔·文森”号访问越南岘港,这里正是1965年美军地面部队介入越南战场的起点

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美国和越南,这对昔日的仇敌,如今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对抗在南海“统治力”日益增强的中国而走到了一起。“越南,将会成为美国新的重要军事盟友。”前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顾问罗伯特·卡普兰这样认为,可是,美越军事同盟到底是煞有其事,还是“同床异梦”呢?

美舰重返越南的信号

2016年7月12日,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做出裁决,否定中国长期坚持的“九段线”内对南海海域和岛礁拥有的历史权利,同时在该案对《国际海洋法公约》的法条内容延伸解读下,不仅台湾地区拥有的太平岛,所有环南海周边国家占据的都只能为“礁”,只能声索12海里领海主权。

看似与菲律宾“一鼻孔出气”的越南虽对仲裁结果表示欢迎,强调支持以外交、法律渠道解决类似争端,不过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还是重申越方在南海争议岛礁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因为从仲裁结论看,越南也没占到任何“既有岛礁”的好处。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中方席位空无一人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中方席位空无一人

值得关注的是,借着美国怂恿菲律宾炮制的“南海仲裁案”出炉后,越南悄然展开新一波的“火中取栗”的争夺战,在大国博弈中谋求自身利益。这里有一个奇怪现象,被美国视为盟国和伙伴国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同样和中国存在南海争端,却在“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后阵前变卦,纷纷向中国示好,马来西亚甚至主动向中国采购四艘巡逻舰,倒是与中国有着相同社会主义制度的越南却亲密地投入美国的怀抱,成为除了新加坡之外最为配合美国在南海布局的“抓手”。

2016年3月8日,越南最著名的港口金兰湾完成国际港一期工程,3月16日,新加坡军舰造访,接着日本、俄罗斯、法国、印度军舰相继现身。值得关注的是,4月和5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有明”号扫雷母舰与“濑户雾”号护卫舰先后两次停靠金兰湾,10月2日至4日,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麦凯恩”号(USS John S. McCain)与潜艇支援母舰“凯伯”号(USS Frank Cable)访问金兰湾。此次美国航母到访岘港,无疑进一步展现出越南希望引入“域外势力”,让南海形势继续“复杂化”的意图。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美国航母到达前后,越南军事频道大篇幅报道该国首批联合国军人的事迹,他们是陈南岸(Chen Nan An)中校和莫德重(Mo De Zhong)中校,两人被越南政府喻为“越南民族对外传递和平意愿的代表”,是越南“和平大使”,而两名中校都是受过美国的专业培训,特别是越南国防部外事局出身的陈南岸更是美舰访越以及越美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

知情人士称,越南人民军的军事外交课程都得到美国国防部从内容、师资再到经方面的支持。当然,越军高级将领对此只是含蓄地表示得到了“友好大国”的热情帮助。

2018年3月5日,美军航母“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抵达越南

2018年3月5日,美军航母“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抵达越南

别小看越南人的心眼

值得反思的是,如果美国航母靠泊越南是一场“戏”,那么,背后目的只是越南想引入域外大国势力吗?是否可以这样看问题:当大家眼光只聚焦在美国航母继1975年之后大模大样地重返越南的重大意义时,其实是模糊这件事情的深刻含义。

越南军政当局的行事风格以“低调但不让步”著称,侧重让大国“正面相撞”,自己“闷声发财”,获取实际利益。以2012年南海形势升温后,河内认准了美国为了“重返亚太”拉拢东南亚诸国的立场,深知自己已然是“当红炸子鸡”,被各方拉拢,便刻意扮演“奇货可居”的角色,其中就包括邀请外国军舰访问的“戏码”。

仅以金兰湾为例,越南既邀请美国军舰频繁造访,同时也不忘欢迎中国海军串门,2016年6月“香格里拉论坛”之间,越南就邀请中国海军舰艇访问金兰湾,10月22日至26日,中国海军反海盗护航编队的“湘潭”号、“舟山”号护卫舰与“巢湖”号综合补给舰再度来访,大大缓和了对立气氛。

事实上,越南人的高明,就在于他们知道诸多媒体的新闻标题都是放大“金兰湾”三个字,却很少注明金兰湾的三个港埠中,专供国际靠泊的国际港就是邀请外国军舰泊港访问的“秀场”。这一回,美国航母访问岘港,同样是如法炮制,美国航母及护航舰艇主要停靠是军民两用码头,越南在相当程度上讨好了每一个不能得罪的国家,却又不失立场,着实打了一场漂亮的媒体战。

越南空军的苏-30MK2V战斗机

越南空军的苏-30MK2V战斗机

更重要的是,自2016年以来,越南趁着别人关注大国的南海纷争,却悄悄强化自己对南海岛礁的实际控制能力。2016年,越南空军驻克夫的第927歼击航空兵团部署苏-30MK2V歼击机,成为继南部边和第935团、北部寿春第923团之后的第三个装备苏-30MK2V的航空兵团

自2013年越俄签署购买苏-30MK2V协议后,2014年越南便对克夫机场进行升级,飞行员也进行换装训练。越南空军采购的苏-30MK2V歼击机,除强化对地攻击,对空中多目标追踪,更具备发射R-77中距空空导弹及Kh-31A、Kh-35反舰导弹的能力。尽管越军在战术数据链建设仍属空白,但这一空中兵力部署似乎有意凸显对南海空域的影响力,而非如外界臆测是针对中越边境。

2017年,越军加速在南海岛礁上部署以色列EXTRA火箭炮系统,射程达150公里,可携带150公斤弹头,同时对陆岸多个目标或距岸较近的舰船进行攻击。由于各声索方在南海占领的岛礁本就相去不远,这一部署意味着“非对称”的“恐怖平衡”,越军能对中国在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上的设施形成威胁。

另外,越南趁美国大肆炒作中国扩建岛礁工程之机,采取“土法炼钢”模式,至少从2015年开始在南沙群岛西南部的浅滩和暗沙“加工”,以便升级老旧的高脚平台。目前已知完成南薇滩两座高脚平台及万安滩三座高脚平台的升级,越南不仅刷出“存在感”,更企图让“先占先赢”成为既定事实,赌的是大家不会使用武力来逼退任一方。

越南不信任美国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马克·麦克唐纳指出,越南实际在玩一个“踩鸡蛋”的游戏,“越南就是在两个鸡蛋上跳舞的蜻蜓,而两个鸡蛋就是中国和美国”。按照他的说法,越南官员往往在正式宴会上与中国外交官举杯祝酒时,总会用过去的口号称两国“唇齿相依”,“可是他们私下里却抱怨越中实际关系存在着‘龋洞和牙龈炎’,况且中国封建王朝对越南长达千余年的统治(越南人称‘北属时代’)变成了他们的‘心理负担’,如今随着加强扩张的中国的崛起,越南有理由更加谨慎”。

2017年8月8日,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在华盛顿与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举行了会晤

2017年8月8日,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在华盛顿与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举行了会晤

可是,在越南高层眼里,美国的威胁其实一点都不小。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曾在官方最高级别的军事战略刊物《全民国防》上撰文称,胡志明军事思想直到今天都在越南国防和军事建设中的领导作用,特别是防范敌对势力“和平演变”与“颜色革命”威胁上,胡志明军事思想依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吴春历指出,独立自主的国防就是不依附于外部因素,独立而不封闭,以“发挥内力”为主,同时充分利用一切外部资源,不断提高国防潜力和国防实力,言外之意,美国等“域外势力”是可以为自己一用的。越军总参谋长兼国防部副部长潘文江也指出,今天的越南安全形势,和50多年前胡志明面临的形势有某种“殊途同归”的特点,必须辩证看待(合作)伙伴和(斗争)对象,越南不仅面临海洋、领土等方面的问题挑战,更面临西方国家对越积极实施“和平演变”“自我演变”“自我转化”的非传统安全挑战

前越南劳动党主席 胡志明

前越南劳动党主席 胡志明

越南需要有辩证的新视角来看待“革命的对象和伙伴”,在每个对象中有需要争取、合作的一面,而在各个伙伴中,也存在与越南国家利益的尖锐矛盾。因此,在每个具体的领域、地区和时间点,会有不同的对象和伙伴。

在合作与斗争需要有适合的形式;越南在认识、主张和处理具体情况中,要提防模糊失去警惕或僵硬刻板两种倾向。确定对象和伙伴是越共运用胡志明“多交友少树敌”思想的创新。因此,把胡志明思想运用于确定国防战略和军事战略的对象,需要解决好国防、安全和其他领域各种问题之间的关系,为其他各领域的发展提供条件。

很显然,从这些高层表述看,我们所面对的越南是个战术相当灵活老练的“地缘政治玩家”,因此我们的态度和政策也同样应该灵活多变。


作者简介:萧萧,亚太智库研究员,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导报》《世界新闻报》《新民晚报》《青年参考》《南方周末》《凤凰周刊》《兵器知识》《兵器》《现代兵器》《兵工科技》《舰载武器》《坦克装甲车辆》等主流媒体发表作品超过5000篇,并在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平台有所参与。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