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亚太日报观察 | 沙特军头“齐下课” 王国政治“起风波”

2018/02/28 10:57 BY 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评论员:萧萧

继2017年“反腐大清洗”后,沙特阿拉伯王国再起风波,2018年2月26日,萨勒曼国王突然签署多项敕令,对沙特军队高层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包括总参谋长、陆军司令和防空军司令在内的多名高级将领被解职,外界认为这与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小萨勒曼)的考虑有关。   

几大军种大佬全下课

BBC报道,解职消息是由官方的沙特通讯社(SPA)发布,总参谋长阿布杜拉曼·本·萨利勒·阿尔-布恩延(Abdulrahman bin Saleh al-Bunyan)转任皇家法院顾问,陆军司令也被免职另有任用,防空军司令则被“勒令退休”。除这两个军种外,还任命了新的空军和战略导弹部队司令。

阿尔-布恩延的去职毫无征兆,美国广播公司(ABC)称,就在国王敕令发布前一天,他还主持了沙特军事工业公司大型展览会的开幕式。中东咨询机构“海湾国家分析”高级顾问西奥多·卡拉西克称,尽管沙通社未透露上述将领去职的具体原因,但这些任免“似乎是沙特国防策略的一部分”。沙特政府也在一份声明中提及,“国王批准了新的国防部发展计划,包括国防部和军队发展战略及远景、组织结构的调整、管理以及人员需求等。上述一系列任免是新的国防部发展计划下的正常轮换。一些高级军官因到达退休年龄而退役,另一些人则得到晋升或转到新岗位上”。

但卡拉西克认为,沙军高层大规模人事动荡与2017年“反腐清洗”一样,背后都有沙特王储、国防大臣小萨勒曼的影子。“沙特正经历一场军事变革,沙特军事工业公司展览会的开幕,标志着小萨勒曼倡导的军工本土化运动稳步推进,”卡拉西克说,“但紧随而至的军队高层将领大换血,很可能表明了小萨勒曼对现有军队高层不满。对总参谋长和几大军兵种首长的调整,意味着他将对沙军组织指挥体系和人员进行彻底‘翻修’。”

军队表现令王储不满

此次沙特对高级将领进行“大调整”,正值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行动接近第三个年头,这场战争让沙特饱受国际社会批评,而支持开战的小萨勒曼在形象上也大受损伤。

2015年3月,沙特等国以帮助也门流亡总统哈迪打击胡塞武装为名,介入也门冲突,从而诱发一场被联合国称为“世界最悲惨的人道主义危机”。世界卫生组织称,沙特参战后,也门平民死亡人数超过9200人,另有约2200名也门民众因恶劣的卫生条件死于霍乱。强行插手的沙特扮演并不光彩的角色,BBC称,沙特空军战机在空袭中不分青红皂白,连市场、医院和其他民用目标都不放过,大量平民伤亡。另据国际援助组织的说法,沙特还对出入也门的路线进行封锁,致使后者因无法得到援助而陷入饥荒边缘。

即便从军事角度看,沙特军队的表现实在让人汗颜。2016年至今,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始终无法向也门中北部推进,他们支持的哈迪政府军内部也是多次发生内讧,更要命的是,胡塞民兵如同“打不死的小强”,持续从外界(沙特指责是伊朗)获得军事援助,尤其弹道导弹和地空导弹数量持续增加。

2017年6月6日凌晨,他们的运输-起竖-发射三用车(TEL)躲过沙特空军的监控,在也门萨达省山区竖起导弹,首先对海米斯·穆谢特市郊的沙特哈立德国王空军基地发射8枚“飞毛腿-B”,那里是距离也门边境不到100公里,驻有沙特空军第1联队的F-15S战斗机,是沙特轰炸也门的大本营。次日,沙特官方宣布空军司令穆罕默德·沙兰中将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但知情人士透露是“飞毛腿”导弹击中沙军宿舍,造成包括沙兰在内的大批军人丧生。

2016年9月2日,也门宣传国产“火山-1”导弹研制成功,射程达800公里,可打到沙特的吉达港,覆盖沙特三分之一的领土。“火山-1”在2016年10月28日袭击阿卜杜拉亲王空军基地,沙军虽成功拦截目标,但也惊出一身冷汗,因为圣城麦加就在30公里外,如果胡塞导弹突破此地的防御,将在政治上给予沙特痛击。

2017年3月18日,胡塞武装再次以三枚“火山-1”攻击沙特萨勒曼国王空军基地,居民拍摄的视频显示基地弹药库起火并发生大爆炸。

2017年11月,胡塞武装用射程更远的“火山-2”导弹于7月22日午夜袭击被誉为“沙特之肝”的阿尔马科油田,是沙特第二大产油地,当地居民上传的视频显示油田发生大火。

一系列糟糕的战绩,让小萨勒曼的能力受到国内外的质疑,美联社称,“也门战事毫无结束迹象,沙特简直陷入可怕的‘战争泥潭’。”在此情形下,王储急于寻找一些“替罪羊”,为自己“顶锅”。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父王的得力助手”不宜过刚

《纽约时报》认为,小萨勒曼是沙特“最活跃、精力最充沛的人”,“一直在试图颠覆传统”,可能不久就从父王手中全面接管沙特。

不过在成为真正的国王前,小萨勒曼的标签仍是“父王的得力助手”。早在萨勒曼还是利雅得省长期间,小萨勒曼就表现同非同一般的政治智慧,在推动利雅得从中等城市一跃而成为世界大都市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沟通和协调作用。2012年老萨勒曼出任王储、副首相兼国防大臣后,小萨勒曼更是成为父亲在国防和外交事务方面的“一号顾问”,在与欧美国家交往时更是经常“替父出征”,为沙特在西方世界赢得不错的口碑。沙特媒体因此给他贴上了“好人”标签,将他描绘成一个“努力工作、有条不紊的领导人”,与前任相比“更少地考虑王室,更多地考虑普通沙特民众”。

但也有媒体认为,小萨勒曼过于追求变革且急于求成,很容易造成社会的不稳定。“(王储)插手国家的各项政策,从对也门的战争到改变沙特民众的消费习惯社会传统,几乎无孔不入,”《纽约时报》称,年轻气盛的他因此被国外媒体形容为“强硬的王子”。前美国国务卿克里判断,处死2016年尼姆尔(沙特知名的什叶派宗教及反对派人士)和与伊朗绝交的决定可能就是小萨勒曼做出的,克里曾亲自与小萨勒曼通电话,要求后者修复与伊朗的关系,但遭到当场回绝。

德国联邦情报局在分析中称,“大权独揽的小萨勒曼正在孤军奋战”。尽管他拥有来自国王的信任与权力,但如果继续强硬下去,很可能不光招致王族的不满,连本来作为王国统治基础的逊尼派族群或许也将与其离心离德了。数据显示,沙特官方自2016年以来处决的死囚中,有一大半是被捕的逊尼派极端人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甚至利用这一点煽动“沙特国民要起来反对压迫”。美国布鲁斯金学会认为,小萨勒曼试图通过大量处决“叛国者”来控制国内局势的做法,恐怕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2017年,小萨勒曼刚刚执掌最高反腐委员会,就接连拘捕11名王子、4名现任部长以及11名前大臣,如今又推动父王罢免这么多老将,手段之强硬令国际社会动容。媒体在分析中称,小萨勒曼的行为可以被视为巩固权力、肃清改革环境之举,但稍有自信过度以及操之过急之嫌。事实上,一些阿拉伯学者已将急于改革的小萨勒曼比做因激进改革导致苏联瓦解的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美国《世界日报》在谈到小萨勒曼的政治前景时称:“年轻人有热情和决心是一件好事,但沉疴用猛药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小萨勒曼王储在全面接管国家后,即将迎来政治生涯中最大的考验。”


作者简介:

萧萧,亚太智库研究员,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导报》《世界新闻报》《新民晚报》《青年参考》《南方周末》《凤凰周刊》《兵器知识》《兵器》《现代兵器》《兵工科技》《舰载武器》《坦克装甲车辆》等主流媒体发表作品超过5000篇,并在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平台有所参与。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