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俄专家:2018年地区冲突风险加剧 俄中协作当有所作为

2018/01/18 15:50 BY 亚太日报

全球若干热点地区“因军事或政治矛盾引发大范围冲突的可能性正在积蓄潜能”,“东北亚地区发生战事的风险居高不下”,“俄中两国、上海合作组织和金砖国家可为构建国际新秩序做出贡献”——对于2018年国际政治局势可能出现的发展趋势,两位俄罗斯专家日前从不同角度表达了上述看法。

“混合战”风险积蓄能量

对于2018年世界政治格局和俄地缘政治局势发展方向,俄全球安全国家研究所所长阿纳托利·斯米尔诺夫表示,从国际政局来看,2017年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引发时局危机的诱因”最为集中涌现的一年。17世纪中期众多欧洲国家为结束“30年战争”而签署《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定了在发展国际关系中应遵守的国家主权、国家领土与国家独立等原则。二战结束前后各国签订的一系列条约性文件,确定了战后国际秩序。然而近年来美国及其盟友所作所为正不断破坏国际条约的原则基础,因军事或政治矛盾引发大范围冲突的可能性正在积蓄潜能。但2018年大国关系仍有望在发生冲突的边缘做出调整,使国际局势保持相对平衡。

斯米尔诺夫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去年12月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中声称,俄罗斯和中国正利用“技术、宣传和施压”等手段改变冷战后形成的世界格局,并企图塑造一个有违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世界,因此俄中应被视为“修正主义”国家。这一论断再次印证引发冲突的诱因正蓄势待发。

斯米尔诺夫强调,“如果未来国际局势发展到爆发冲突的地步,美国和北约国家将向其对手发动‘混合战’”。他介绍说,现任美国防部长马蒂斯曾在2006年撰文论述了所谓“混合战”的长处,这种战法要求将外交战、经济战、信息战、心理战与武力对抗相配合。打这种战争不必宣战,也不一定发生传统意义上的侵略。近年来北约峰会的多个决议及其成员国的行动均说明,这一组织在组建数个“进攻性网络战”中枢设施,并为将来实施“混合战”做准备。而美国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中更是史无前例地45次提到“网络”一词(记者注:其相关表述涉及防御和挫败网络攻击,加强网络安全和网络威慑能力建设,部署5G通信网络等内容)。

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副教授鲍里斯·沃尔洪斯基则表示,美俄在地缘政治领域日益对立必然导致双方在中东问题、乌克兰东部问题和朝鲜核导问题上加剧对抗,这3大问题中任何一个继续恶化都可能成为引发战争的导火索。“总之,国际政局目前犹如一架驶入‘扰动气流区’的飞机,而联合国就像机长一样正呼吁国际社会成员‘系好安全带’”,斯米尔诺夫说。

东北亚时局高度紧张

在评论与俄东部和中国相关的东北亚地区局势时斯米尔诺夫表示,东北亚局势现状反映出不同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所秉持的不同立场、美朝关系严重恶化、东北亚经济科技实力发展迅速。

“俄官方已多次宣布其对于朝鲜半岛局势的立场”,斯米尔诺夫说,“这些立场的主要观点包括反对核武器在朝鲜半岛扩散,同时反对动辄对朝鲜实施危及民生的制裁。为此俄正运用所有外交手段并利用联合国和其他重要国际组织的磋商机制,力争和平解决朝鲜核导问题。此外,俄方正采取预防性军事手段,以捍卫自己在远东地区的国家利益。”

沃尔洪斯基则表示,目前东北亚局势中的最尖锐问题是朝鲜核计划。美国及其盟友不断通过军演、好战声明和美国高官的威胁言论对朝鲜发出挑衅,迫使朝鲜无法单方面放弃核计划。

“从另一方面讲,朝鲜核导实力的增长促使美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沃尔洪斯基说。他认为,究竟美国在多大程度上准备武力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可能在2018年年初看出端倪。

沃尔洪斯基说,“朝鲜发展核导实力不符合俄方利益。俄朝是邻国,朝鲜发展导弹技术对俄远东地区构成潜在威胁。同时俄无法接受美国用武力对朝鲜施压以及威胁变更朝鲜国家制度。如果美朝国家元首目前无法直接会谈磋商问题,就应在不设任何先决条件下恢复朝鲜半岛问题6方会谈。”

他认为,俄罗斯对亚太地区特别是东北亚的关注度会日益增强,这不仅是因为朝鲜核导问题干系重大,而且与俄需要加快发展远东地区和世界政治力量的重心正逐步趋向移至亚太地区密切相关。

俄中合作将继续深化

斯米尔诺夫认为,俄中双边关系充满互信,两国积极发展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协同构建更为长效的国际安全机制。“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也在构建国际新秩序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斯米尔诺夫说,“这两大组织已从过去相互磋商、通过实施短期合作计划互利共赢,发展到运用本国的非西方机制和传统文明的智慧共同应对外部挑战。”

沃尔洪斯基则表示,未来信息通信技术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金砖国家正建议借助中国的信息技术企业和相关管理机制,构建金砖国家信息网络,为国际社会提供管理模式不同于互联网的网络空间。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这类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是人类通往未来世界的阶梯。中国在这些研发领域已拥有较丰富的经验,因此中国可借助自主研发的信息通信新成果,为构建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做出重大贡献”,沃尔洪斯基说。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