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亚太圆桌会 | 是谁导演了共享经济“死亡潮”?

2017/11/19 12:07 BY 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记者:周馨怡 刘丹忆 曾新岚 荀诗林

本月15日,“小蓝单车”一名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该公司的HR甚至已开始在朋友圈叫卖办公家具。16日傍晚,“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通过媒体发表一份声明,承认创业失败,他表示“市场凶险”,而自己“心智太幼稚”。

无独有偶, “七彩单车”一名员工近日也在微博爆料,称北京公司解散,不愿前往深圳视为自动离职。协商10月份工资发放问题时,创始人罗继兵拒绝签署员工集体协商的工资发放协议,据此,七彩单车共计欠30名员工50万工资。

如今,70余家二三线共享单车公司纷纷倒下,而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企业能活下来几家,也是个问题。目睹共享经济之怪现象:商家为短期获利一拥而上,却被行业老大老二打得七零八落;企业挪用用户押金,用户损毁共享产品……共享经济“死亡潮”似乎难以避免……本期亚太圆桌会邀请两位专家解析,资本风口过后,共享经济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专家介绍:

薛小荣:亚太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副教授

宗伟:亚太智库研究员,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后。

【有利一窝蜂 无利就转移】

亚太日报:七彩单车的CEO罗海元面对拖欠工资、跑路的置疑,回应称自己只是战略转移,将单车业务交给合伙人之后将专注于共享充电宝业务。您认为种种的共享经济产品中,还有多少泡沫?

薛小荣:类似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之类的所谓共享经济产品,其实只是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的一个缩影。以互联网技术之名,行分时租赁之实,玩的是市场噱头。尽管有出行之便捷,但更多的却是资本风投下急剧获利的短期心态。一旦赢利空间缩小,资本兴趣转移,所谓的共享经济又何以立足?

宗伟:七彩单车所谓的战略转移起码表明了一种现实,即在共享单车这一经济领域,市场的红利已经为市场当前的竞争态势碾压的所剩无几,对于大多数运营商来说,风险收益已然不成正比,跑马圈地已经没有任何生存空间。

从七彩单车的行动来看,战略转移并非战略撤退,可以预期的是,七彩单车所转向的共享充电宝业务领域同样并不乐观。所以,资本和创业公司的大量扎入,除非这种共享服务的供给可以创造新的需求,否则必然催生泡沫,这也是市场野蛮生长阶段的必然,经历洗牌之后,市场将迎来有效、有序。

【缺乏诚信 行业寒冬不远了】

亚太日报:共享单车公司花掉用户押金,用户盗窃、损毁共享单车,社会缺乏诚信,是否是导致共享经济“死亡潮”的一个重要原因?

薛小荣:部分企业和用户缺乏诚信,这是导致共享单车难以为继的一个重要社会原因,但是从最根本的因素来讲,主要还是共享单车的迅猛发展,更多的抓住了市场投机的窗口期。在人们还没有一个明确概念的时候,以共享经济的口号博取眼球,占领了市场。一旦社会反应过来,这种名为共享的眼球经济就会失去它的吸引力。行业的寒冬也就随之而至!

宗伟:诚信缺失未必是小蓝单车倒闭的直接原因,但小蓝单车避而不谈退押金,也绝非个案,这种情况势必引发该领域的连锁反应,加剧该行业一些企业的死亡,从这个方面来说,经济主体社会诚信的缺乏当然也是导致共享经济退潮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蓝车公司人去楼空的办公室

小蓝车公司人去楼空的办公室

【“最好骑”反而死得快,商业竞争简单粗暴】

亚太日报:小蓝车曾被公认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为什么“最好骑”,反而死得快?摩拜、OFO又赢在哪里?

薛小荣:“最好骑”的车死得最快的事再一次体现了资本的残酷逻辑和市场的无情选择。在资本看来,是“用户多少”而不是“好不好骑”才是决定共享单车车企命运的决定因素。“好骑”只是消费者的骑行体验,“用户规模”才是资本青睐的关键所在。与摩拜、OFO这些共享单车先行者相比,小蓝单车这样的后起之秀往往在口碑、市场、舆论、资本等多方面都处于劣势,失去资本的注入和扶持,死得最快是必然结果。

摩拜单车已经成功进军海外

摩拜单车已经成功进军海外

宗伟:小蓝单车确实是以追求用户的极致体验而著称,李刚曾信心满满地宣称凭借在用户体验上的优势,小蓝单车必将胜出。现在看来,李刚过于乐观了。

问题其实很简单,商业竞争的一般逻辑是便捷、高效和低成本。小蓝单车的运营逻辑过于强调用户体验,它可以赢得一些挑剔的用户和发烧友,但是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小蓝单车的轻便并不会让短途骑行者舍其它而只取bluegogo,从而建立起高度的用户粘性。

况且小蓝单车进入市场过晚,彼时摩拜和ofo在城市布局、市场、品牌和资本市场的认可度方面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优势,在当时的竞争格局下,后进者其实已经很难撼动前两者的优势地位,再加上融资后劲不足,小蓝单车的投放和运营难以跟上,其在竞争中败下阵来实属意料。小蓝单车并非死的最早,在此之前还有酷骑单车宣布破产。

【巨头优势 难以撼动】

亚太日报:在小蓝车倒闭之后,七彩单车也宣布解散北京团队。二三线共享单车公司据统计约有70家,您预测这些公司命运几何?

薛小荣:在当前共享单车疯狂投放扩张处于阶段性饱和状态下,小蓝车和七彩单车事件表明,共享单车正经历着新一轮的市场洗牌。

这些二三线共享单车无论是在技术、还是在形象,更主要在市场规模上,都将在这场大动荡大调整之时面临生死存亡危机,其命运要么像小蓝单车那样直接倒闭关门,要么像七彩单车那样收缩战线,要么就是被摩拜、OFO这些巨头吞并。

宗伟:后进者很难撼动行业细分市场老大和老二的优势地位,市场上的百花齐放是市场红利的使然。二三线共享单车运营商如要在夹缝中生存,只能在摩拜和ofo这两个品牌商无力顾及的一些领域提供补充性或增值性的服务。不过遗憾的是,目前来看,这些二三线共享单车商仍然只是在摩拜和ofo的优势领域做一些粗放式的工作,并未构筑起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除非寻找到了摩拜和ofo的不足点,而这些不足正是用户的痛点,否则这些二三线共享单车公司的未来命运只能是在市场竞争中倒闭。

【废旧车辆盘活难,政府部门需出手】

亚太日报:随着这些共享单车公司的倒闭,废弃、损坏的单车又将带来噩梦,公司破产之后这些剩下的破旧车辆和铁车架是否又会是一堆城市垃圾?

薛小荣:破损的共享单车成为城市垃圾,这是共享单车兴盛以来一直存在的问题,也是共享单车企业为社会诟病的主要问题。现在最需要做的事就是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要与车企协商解决废旧单车的回收处理措施。

宗伟:破产之后这些剩下的破旧车辆和铁车架确实很有可能成为城市的垃圾,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破产之后如何处理这些所谓的资产。

如果可以达成协议,由摩拜或ofo等在营共享单车运营商接管,或许这些铁车架可以得到盘活,但其成本甚至有可能高过摩拜和ofo的自有生产。

同时,除共享单车公司的倒闭外,在营共享单车商的管理和运营也是一个方面,比如由于管理和调配不善,一些单车损坏严重,乱停乱放,已投放的一些单车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了城市垃圾,所以加强在营单车的管理是减少城市垃圾的一个重要手段。

往期回顾:

亚太圆桌会 | 《王者荣耀》主播猝死 腾讯的又一笔血债?

亚太圆桌会 | “双11”红包复杂套路多 数学不好的剁手族还能任性买买买吗

亚太圆桌会|《王者荣耀》北美版推迟发行,吕布何时才能大战蝙蝠侠?

(来源:亚太日报)